陈佩斯谈喜剧:尊重年轻人的艺术实践(图)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9-01-03 16:14
  • 人已阅读

咱们的文明教员 置信各人都看过《我的文明女友》了吧,如果没看过的,也不关系,因为想感想“文明女友”,尽能够到咱们班来看看!   每当看到黑板上写有“午时等教员曩昔下学”或“下昼等教员曩昔下学”这些字眼,就总能听到班里一片的“衰草连天”,“唉,又要等下学啊,我不幸滴肚子啊!”“mrs邹又要在咱们耳边念佛啦!”“抗议,抗议,抗议独裁专政,抗议mrs邹留堂!”但这些话在看到这位“将领”走进课室后,就都吞回肚子里去了,她威风凛凛地站在讲台,她那双虽然戴着厚厚的眼镜,但依然“贼亮”的眼睛,透过镜片,能够看到聪明在那发出耀眼的毫光。扫过全班,一声令下:“除黑板上有名字要补做功课的,其他人一分钟以内给我进来。”边说还边用长尺敲击着讲台,同窗们不敢有丝毫怠懈,赶快溜出了课室……“冼文龙,值日竟然偷走,按班规处分,值一个礼拜!”说话时,眼睛瞪得老大,只差没说“按班规处分,拉进来砍了。”她对“反动派”从不手下留情。   其实,有时“文明教员”并不文明,她十分诙谐,上课经常逗得咱们捧腹大笑——“造一个句子‘lingling匆忙去茅厕’”,“‘linglinghurryuptothew.c.’!”